走到锂三角淘金去

从 2021 年初到 2022 年 5 月,锂价上涨了 7 倍以上,钴价上涨了 1 倍以上,同期镍价几乎翻了一番,达到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 今年 5 月,国际能源署发布《2022 年全球电动汽车展望》报告,指出了电池原材料价格不同寻常的高涨。

因此,国际能源署建议各国政府在关键电池金属的可持续开采方面充分利用私人投资,并加强国际合作,确保关键电动汽车部件的可追溯性。

锂这种重要矿物被称为 白金 。随着动力电池对锂需求量的暴涨,南美洲锂三角成为 白金 勘探开采的热土,吸引国外投资者蜂拥而至。

从上述两个图表的对比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南美锂三角中,除了智利,玻利维亚和阿根廷的锂资源开发程度比较低。

今年 2 月,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工作组发布了一份报告《拉美锂矿资源全景图》,指出拉美国家锂资源储量丰富,开采潜力大,为构建区域价值链提供了可能性,但这受到国际价格、生产和出口能力两个变量的影响。而其中一些国家的锂链生产性整合存在局限。

阿根廷是足球明星梅西的家乡,这里矿产资源丰富,锂储存量位居全球第二位。目前阿根廷有二十多个处于不同阶段的锂资源项目,不过只有两个实际投入运营。

阿根廷已经决定将投资 42 亿美元刺激锂生产,将阿根廷打造成世界第三或第四大锂生产国。萨尔塔、胡胡伊和卡塔马卡三个省的省长签署了地区贸易协议以促进锂工业发展。

当天,国轩高科发布消息称,公司与阿根廷胡胡伊省国家能源矿业公司(JEMSE)签订合作协议,决定合资建立国轩胡胡伊矿业有限公司。合资公司计划先期规划建设年产 1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后期根据市场需求拟规划建设二期 5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

JEMSE 将负责当地潜在锂矿资源的勘探与其他采矿权的提供,及该项目的工业级碳酸锂的供应。国轩高科将在技术方面提供支持。双方还决定围绕正极材料、锂电池制造等锂产业下游业务开展合作。

7 月 11 日,赣锋锂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同意全资子公司赣锋国际或其全资子公司收购 Lithea 公司不超过 100% 股份,收购总对价不超过 9.62 亿美元。

Lithea 旗下的主要资产是位于阿根廷萨尔塔省的锂盐湖项目 PPG,包括 Pozuelos 和 Pastos Grandes 两块锂盐湖资产。该矿主要产品为含锂盐湖卤水生的碳酸,PPG 项目规划了一期年产 3 万吨碳酸锂的产能,并且可扩建至年产 5 万吨碳酸锂的产能。

截至目前,国轩高科、赣锋锂业、西藏珠峰、盛新锂能、紫金矿业等多家中国公司都参与了阿根廷的锂业项目开发。

2021 年,千禧锂业曾引来赣锋锂业、宁德时代以及美洲锂业三家公司竞购,该公司旗下的主要资产就是位于阿根廷萨尔塔省的 Pastos Grandes 锂盐湖项目及位于阿根廷胡胡伊省的 Cauchari East 锂盐湖项目。

比如,某锂业公司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将锂盐出口到海外关联公司,而其上交的税款是根据其销售额决定的,这样,政府就损失了很多税收,享受不到锂价上涨的红利。

新的参考价制度将加强海关监管碳酸锂出口的能力,避免出具低价发票,从而帮助阿根廷避免税收流失。

5.3 万美元 / 吨的锂出口价格底线 万元 / 吨含税价。国泰君安证券分析称,这恰恰说明了阿根廷政府对锂价高位长期持续性的预期和信心。

智利是拉美锂矿开采和出口量最大的国家,也是全球第二大锂生产国(26%)。

智利的锂矿资源主要掌握在两家私营企业——智利矿业化工(SQM)和美国雅宝(ALB)手中。其中,SQM 是全球最大的盐湖提锂资源生产商,也是智利本土最大的化工企业,天齐锂业持其约 23.02% 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东。

2021 年 10 月,时任智利总统塞巴斯蒂安 · 皮涅拉(Sebasti á n Piera)的政府宣布向本国和海外公司提供 5 份共计 40 万吨的锂矿勘探和生产合约,中标者将获得 7 年的勘探和开发项目以及 20 年的生产时间。智利将对生产期间的配额分配和可变支付收取开采权费。

但很快,该锂矿所在地科皮亚波州州长以及阿塔卡玛盐湖(Salar de Atacama)附近的土著社区,以此次招标方案违背环境保护、经济发展等原则提起了上诉,州法院就以 招标存在争议 为理由叫停了该项目。

今年 1 月,智利一位议员向当地众议院提出了一项法案,申请禁令以阻止 40 万吨锂资源采矿权的招标计划。理由是,锂资源对智利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皮涅拉政府正将国家整体利益置于危险之中。

2 月,智利制宪议会初步通过了一项提案,旨在促进铜矿、锂矿和其他战略资产的国有化。

3 月,新任智利总统加夫列尔 · 博里奇(Gabriel Boric)上台,他在竞选期间就曾多次强调: 智利不应重复将资源私有化的历史性错误。 他主张提高矿企税收和矿业特权使用费,支持锂矿国有化,并主张成立国有锂矿企业。

玻利维亚坐拥全球规模最大锂资源,在 2022 年全球已探明锂资源量中占比 24%。但从锂资源供应量来看,2021 年,玻利维亚的锂资源供应量在全球市场中占比不足 1%。

玻利维亚大部分锂资源分布在安第斯波托西地区( Andean region of Potos í)的乌尤尼盐湖(the Uyuni salt flats),目前主要处于勘探生产阶段。

玻利维亚的锂资源开发进程一直落后于智利和阿根廷,原因之一就是,在锂资源开发商阿根廷和智利有公私合作的文化,而玻利维亚政府更不愿意接受私人投资。

2008 年,玻利维亚提出 百分百国有 口号,盐沼必须完全由玻利维亚技术人员掌控。玻利维亚当年开始建设伊比采锂试验工厂,但直到 2013 年才开始产出锂。

无奈自己开发锂矿的能力有限,玻利维亚开始计划与外国公司合作加大锂矿开采力度。

2018 年,时任总统胡安 · 埃沃 · 莫拉莱斯 · 艾玛 ( Juan Evo Morales Ayma ) 指出,玻利维亚不仅要开采其丰富的锂矿资源,更要建立包含锂矿开采、锂电池制造等环节的产业链,要达成这个目标,玻利维亚必须引进外国合作伙伴。

2018 年 10 月,德国锂电池制造商 ACISA,击败其他 7 家公司,成为玻利维亚国有企业玻利维亚锂矿总公司(YLB)在乌尤尼盐湖开采、锂电池生产项目的合作伙伴。在 YLB 与 ACISA 的合资项目中,YLB 占据 51% 的控股权。

当年年底,YLB 与 ACISA 签订开发乌尤尼盐湖的协议,规划年产 4 万吨氢氧化锂产线 月,YLB 和特变电工牵头的中资财团签署战略协议开发科伊帕萨(Coipasa)和大帕斯托斯(Pastos Grands),预计总投资 23 亿美元建设 8 个锂盐厂及锂电池厂,其中 5 座工厂由中资财团、YLB 分别持有 49%、51% 股份,其余 3 座由 YLB 全部拥有。莫拉莱斯见证了双方合作协议的签署。

莫拉莱斯 2019 年 11 月被迫辞职,他自称是被美国策划的政变赶下台的,这场政变的目的是帮助美国获取玻利维亚丰富的锂资源。他将自己的下台称为 一场关于锂矿的政变 。

2020 年,路易斯 · 阿尔塞 ( Luis Arce ) 出任新的玻利维亚总统,他发起了公开招标,让国际公司提交技术提案。次年,8 家公司入围了合作名单,其中美国两家,中国 4 家,阿根廷 1 家,俄罗斯 1 家。

已经出局的美国 EnergyX 公司领导者兼创始人 Teague Egan 认为,美国在拉美投资争夺中失败了。他表示: 当中国、韩国、俄罗斯进行数十亿的投资时,美国落后于其他国家。

玻利维亚第一家旨在供应俄罗斯和中国的碳酸锂生产工厂今年 10 月 -11 月将正式完工,并计划于 2023 年开始运营。

YLB 一直向中国和俄罗斯市场供货,当前阿根廷和智利已暂停向俄罗斯供应锂材料,目前俄罗斯只能从玻利维亚获得这种原材料。

《拉美锂矿资源全景图》提及拉美国家具有相似的锂矿所有权制度:资源所有权归国家,开发则以特许经营为主。当然,各国之间还是有所不同:玻利维亚国家锂矿总公司参与整个供应链,而智利只对销售和收集授予特许经营权,而在阿根廷,除国家外,地方也具有矿产控制权。

今年 1 月有媒体报道,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正在就建立一个锂生产国组织进行讨论。未来三国或将对锂矿开采实行统一限定的配额制,从而实现锂资源经济效益最大化。

参考石油输出国组织,一旦这个锂矿版 欧佩克 诞生,必将对全球锂矿市场产生极大影响。

Leave a Comment